Readmoo讀墨電子書線上國際書展近日上線,電子書即日起至2月9日全站滿三本(含以上)75折、單日限時超低價、mooInk系列新機登入立享購書優惠碼、還有mooInk系列閱讀器與套書組合,活動一開始,就讓讀者滿載而歸!未來幾週更將推出讀墨禮券限時限量優惠,儲值滿25,000元送mooInk Plus、滿50,000元送mooInk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秋刀魚之味》全片沒有出現秋刀魚,是我對小津安二郎最深刻的記憶。 一如當年做向田邦子《父親的道歉信》,同事Y說邦子的文章像深夜遠處賣麵茶的吆喝,只聽到小販敲的卡卡響聲,即聞到了麵茶香。 對我來說,小津和較晚出生的邦子共同生活的日本昭和時代氛圍,即使經歷戰火,就是秋刀魚、茶泡飯、南瓜,還有小津自稱的做「豆腐」的。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詩以字句、韻律、意象、思想的錘煉交疊,擄獲受苦的靈魂。 我初時讀到的,對悔之的詩印象是「爆炸般的強度」。 如標題「一切都要在大爆炸中發生」,正是摘自《陽光蜂房》序詩〈在暴風雨前端〉。 再者你看,〈共泳〉裡那句「竟與你傲岸的額頭/互撞」;〈呼痛的石頭〉中「你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對於『公共知識分子』這詞,我也覺得很困惑。」伊恩.布魯瑪笑著說。 擁有藝術學位、當過劇場演員、寫藝術評論(包括劇場、電影、各類書籍及各種音樂)也寫政治觀察、擔任知名雜誌編輯、出版多本著作、精通六國語言⋯⋯布魯瑪具有許多不同專長、不同身分,因為大學時選讀中國文學,他甚至能讀、能講中文。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為什麼一介窩居於巴黎公寓屋頂下陋室的平凡人,卻足以讓人稱他為「哲學家」? 因為他寫了很多金句(大誤),例如: 「人們不去傷害彼此是不夠的,還必須互助與互愛!」 「平凡是孕育和平和自由的豐足女神。」 「問題不在於去找到什麼適合我們,而是找到我們適合什麼!」 「這世上的愚蠢及虛偽者比比皆是,因為罕有人有自知之明。」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如果世上所有文學讀者是一群互不相識的心靈秘密社團成員,他們以某個通關密語來辨識彼此,我相信,「我只是來借個電話」會是其中會心且具份量的一句。 你走進某座森林,有人在小徑漫步;你來到一座公園,有人在長椅上閒坐,也許她(他)手上並沒有一本書,但若你跟對方說了這麼一句「我只是來借個電話」,於是交換眼神,於是你們同時飛撲進馬奎斯的夢中。 完整文章
文/逆媳;譯/陳采宜 和婆家人一起吃飯的某天,我們一起去吃烤肉,公婆、我們夫妻,以及小姑夫妻,總共六個人分坐在兩個烤盤前面。 很不幸的,我和婆婆、妹夫形成一組。排除年紀最大的婆婆,烤肉的工作將由妹夫和我其中一人來負責。通常這種時候,都是先拿夾子的人來做,因此我希望妹夫先站出來。 然而,他可不是個省油的燈。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