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秋風了,整個週末假期都窩在窗邊讀書,讀累了就到公園走走抓寶。有時候覺得日子過得就像果子離新書《散步在傳奇裡》。這書的封面上有一段話,讓人羨慕:「我住在簡單的地方,簡單地生活。時代向前走,興衰起落,自有調節,我還是散我的步,讀我的書,寫我的,平靜生活。」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本土意識的抬頭,其實與政府前幾年過度親中的態度有關──因為那個傾向實在太明顯了,大家就被搞得很焦慮;」黃震南說,「所以大家就更想要了解臺灣、了解自己生活的所在,於是PTT八卦版上關於臺語、臺灣文化和歷史事件的問卦,就越來越多。」 完整文章
今年四月,傳出台大機械系推甄考題爭議,命題委員引述聖經,寫下支持一夫一妻的題幹,請考生以此論述「工程師的社會責任」。我在當月寫了〈台大機械系考題和逆向歧視〉,試圖主張: 該考題是歧視 該考題有差別待遇考生的嫌疑。 台大機械系有責任為了歧視道歉。 台大機械系有責任主動證明自己沒有差別待遇,例如提出考生立場不會影響評分的證據。 這個月教育部開罰,蘋果日報說: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瑪麗‧雪萊(Mary Shelley),1797/08/30-1851/02/01 嚴格說來,瑪麗‧雪萊跟著詩人雪萊到日內瓦湖畔度假時,還不能被稱為「瑪麗‧雪萊」──因為當年十九歲的瑪麗雖然對外自稱是「雪萊太太」、也替雪萊生了孩子,但她和雪萊還沒正式結婚,而且雪萊還有原配妻子。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我們現在的教育有點像成衣廠吧,把孩子培養成一模一樣的人……,一直說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卻用一模一樣的方式在教導孩子。」說起台灣的教育,陳慧潔立刻侃侃而談,絲毫沒有任何扭捏或遲疑,畢竟,這可是在心中模擬多次,希望有朝一日能在TED演講台上與眾人分享的題目。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台灣的學生們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上數學課(甚至更早),但捫心自問,我們真的好好「讀過」數學嗎? 聽到這個問題,或許絕大多數人的直覺反應都是,「數學不是用算的,為什麼要讀呢?」但有沒有好好「讀」,或許正是讓我們的教育只剩下碎片與死背的關鍵。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那是來自一本書的召喚。」 她永遠都記得那本書終於來到手上時,自己是如何用顫抖的手摸著書封,久久不敢翻開;打開書後,眼淚又是如何一瞬間決堤落下。她一頁一頁緩慢而仔細的讀著,深怕太快就讀到最後一頁。 「對了,就是你了!」這是翁麗淑遇上《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時,心裡的唯一感受。是閱讀,救贖了年少徬徨的她。 完整文章
文/奇幻基地編輯:蘇雷 由古希臘神話女神掌管奧林匹克律法的希宓絲,和古羅馬神話命運女神福爾圖娜混合形象而成的正義女神,其一手持劍,一手持天平並且蒙著眼睛,腳踩法典和毒蛇的模樣,已成為普世認知的司法之神而廣為流傳。女神蒙眼的姿態隱喻有「不偏不倚」「平等公正」的涵義,因而此形貌被後世執法領域引用為最高靈性引導與精神象徵。 完整文章
文/費瑞拉 下面這句話聽起來也許有點言過其實,似乎將廣義相對論捧上了天,但我還是忍不住要這麼說:能夠駕馭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就等於得到了一把宇宙奧祕之鑰,讓我們得以了解宇宙的歷史、時間的起源,以及宇宙中所有恆星與星系的演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