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有人認為酸言酸語沒什麼必要。 很多時候酸言酸語的確沒什麼必要。 某甲和某乙談論某件事,「談論」逐漸變成「爭辯」,然後某甲爭不過某乙(因為某乙拳頭大嗓門大)或辯不過某乙(因為某乙學問好志氣高),所以只好講句酸話──這酸話得要顯示某甲不想再和某乙扯下去了,但又不能顯示某甲覺得自己輸了,得讓某乙聽得出來某甲不想扯下去了,但又不能讓某乙聽不出其中的酸味。 完整文章
文 /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 之所以要自我隱藏,是因為仍走不過某個時刻的創傷。 創傷是這樣,那可以說是一段凝結的時光。在那之後,部分的自我便隨之消亡,遺留在過去,沒跟著歲月前進。 然而,那段時光會如同鬼魅,不如意的時候、夜深人靜的時候,會悄悄地佔領我們的記憶、我們的感情。我們會忍不住去想,如果回到以前那段時光,如果有某一個選擇不同,接下來的人生會不會因此不同?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後來我終於找到堵住我媽的辦法了,」貝殼放大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林大涵過去很愛蹺課,媽媽總叨念要他好好坐在教室聽課,「如果是十六小時的課,我可以讀完八本書欸,我不覺得這樣收穫會比去上課少,」停頓了一下,林大涵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雖然我也沒有真的都拿那些時間來看書啦!」 完整文章
文/葉佳怡 吳爾芙(Virginia Woolf)有一句廣為傳誦的名言:「一個人能使自己成為自己,比什麼都重要。」談的是女性在處理外在的性別不平等問題之前,得先有辦法認識、界定自己的獨一無二。但在人類學作品《桑切斯家的孩子們》中,靠著一個父親跟4個孩子的口述紀錄,我們發現,「在貧窮文化裡,每一個人的『自己』,至少都包含一個家族。」 你的房間不是你的房間 完整文章
同性結合專法施行滿一週年,行政院民調顯示,臺灣民眾支持同性婚姻者超過五成。這個數字比107年多出一成五,也和當年公投結果大相徑庭,但卻符合國際經驗:通常,在通過同性婚姻之後,國民對同性戀和同性婚姻的支持度會上升而不是下降。 完整文章
文/馬克.藍道夫;譯/許恬寧 矽谷愛死精彩的創業故事──那個讓世界就此不一樣的點子,那個半夜教人靈機一動的對話:要是我們改成這樣呢? 一切都是怎麼來的企業故事,通常與靈光一閃有關。故事,那些說給疑心的投資者、謹慎的董事會成員、追根究柢的記者,以及最終說給大眾聽的故事,通常會強調一個特定的時刻:那個讓一切豁然開朗的瞬間。布萊恩・切斯基(Brian Chesky)與喬・傑比亞(Joe 完整文章
文/王美珍 日本的福島核災,不僅震動了日本,也震出了不少台灣人的反核意識。 2012 年台北電影節,上屆影帝吳朋奉頒獎前,突然拿出一份講稿,念了一段話:「我從小就愛看電影,我不相信沒有核電,我們就會沒有電,或看不到電影……。很多人對於核四這樣的大錢坑和核電可能造成無法彌補的災害,有著很大的恐懼。拜託,不要讓那麼多人活在恐懼之中,拜託,謝謝。」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