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年代的底片大廠柯尼卡有句經典的廣告台詞,「有人用筆寫日記,有人用歲月寫日記,而我,用柯尼卡寫日記。」這話其實有幾個重點:一是業者希望大家多拍照、替生活留下紀錄,二是業者同時也顯示自家底片和相紙的品質良好。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1 當你吹滅我瞳孔中的幻影黑暗中我便失去了眼睛 2 像一段誤入歧途的早晨,灰塵裡停止生長的日光貝貝,我想和你說話但我忘記擁抱的文法已很久了 3 每個夜晚,我凝視螢幕上萬朵幻覺泅泳的海面燈塔暈光中,泡沫般的對話框裡你沉靜消逝又出現 當我身上每一雙眼晴都凝視著二十四分之一秒的你──貝貝,生命實在太漫長了啊我多麼害怕醒來時發現自己只是你所有顯像的殘影 ※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多年以來,每年年初的台北國際書展「狀況」好壞,似乎都是用進場人數在計算的,加上連著好些年的年末,都會看到某些媒體刊載出版業這一年多麼悲慘淒涼的新聞,所以這些年的年度之交,常會先看到幾則換形容詞但內容幾乎沒變的寒冬苦情新聞,再看到幾則公眾人物逛書展買書和進場人數多少多少的熱情活力新聞──然後講的都是出版業。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