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家書店,都是旅途上「黃昏裡掛起一盞燈」的客棧,收容旅頁書人疲憊而不安頓的心。 因此,寫到書店,便不只是「一個人開了一家店」這樣的故事而已。寫到書店的事或開書店的人,裡頭應該流瀉著光與熱,理想與夢想,信念,品味,人情,以及個人價值觀,若捕捉不到,就會像走馬看花般浮泛。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曾獲2016台北國際書展大獎(TIBE Book Prize)非文學類獎的《老屋顏》作者辛永勝與楊朝景,一個曾從事室內設計,一個曾是工程師,兩人素昧平生,因為老房屋結緣。採訪前,本以為室內設計師辛永勝需要與客戶聯繫溝通,自然善於與人攀談,工程師楊朝景應該較內向木訥,結果完全相反──見了面椅子都還來不及坐下,楊朝景已開始侃侃而談,辛永勝則很有默契地在旁聆聽。 完整文章
人物特寫是一種「定位寫作」,不同於傳記企圖「寫盡一生」,在三、四千字的雜誌報導稿裡,一位寫作者只能汲取人物生命的片斷──不只是時間的片斷,更是性格面向的片斷。 這種片斷不難捉摸,但卻充滿了不確定性。它不隨機,但呈現的面貌卻是多樣的組合。 完整文章
文/張硯拓 在那座窯洞裡,李慕白仙逝之後,趕回鏢局配藥的玉嬌龍快馬奔來,終究是來不及。她跪落地上,懊喪又驚懼,情郎剛在懷中死去的俞秀蓮,則舉著青冥劍走來,一刀指向她咽喉,看進她的雙眼。幾秒之後,收劍,遞給旁邊的劉泰保。俞把髮簪送給玉嬌龍,叫她去武當山,然後說:「答應我,不論你對此生的決定為何,一定要真誠地對待自己。」 完整文章
文/李尚龍 看起來每天熬夜,卻只是拿著手機點了無數個讚; 看起來在圖書館坐了一天,卻真的只是坐了一天; 看起來買了很多書,只不過曬了個朋友圈; 看起來每天很晚地離開辦公室,上班的時間卻在偷懶; 看起來去了健身房,卻只是在和帥哥、美女搭訕。 那些所謂的努力時光,是真的頭腦風暴了,還是,只是看起來很努力而已? 完整文章
我最喜歡的作家是史蒂芬.金,我認為史上最優秀的導演則是史丹利.庫柏力克。正因為如此,由前者原著改編,後者負責執導,1980年上映的《鬼店》一片,自然成為了我看過最多次,同時也是評價最高的一部恐怖片。 但史蒂芬.金顯然不像我那麼喜歡那部電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