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牛書店──開在鄉間的閱讀夢

0

水牛書店招牌╱趙豫中攝

推開門,映入眼簾的是整櫃的書牆,搭配著木質地板與大片的原木桌,一走進就讓人想抓本書,把自己塞進角落栽入書堆,或是找個桌邊的空位坐下用書本忘卻煩惱……,這就是水牛出版社社長羅文嘉想在鄉里塑造的氛圍。

「有間書店,對鄉下的人來講是很不一樣的,書店的氣氛會感染人,是種環境的氣氛,」羅文嘉說著,回想到自己小時候,家裡附近沒有書店,只能在大街上的文具店,就著兩三排的書櫃,偶爾翻翻書,「一直在想如果鄉下有個書店多好?」而這個夢,終於就在他自己的祖宅實現。

張羅了大半年,水牛書店終於在四月連假的週末,在桃園縣新屋鄉開張,與大多數書店不同的是,這個書店很特別,不僅不少藏書都是台灣各地愛書人贈予的二手書,而且賣法也與一般書店不同:你可以用自由樂捐的方式帶走任何一本書,或是用書換書;國中、國小學生如果在圖書館借滿二十本書,也可以到書店選一本書帶走。

就如同羅文嘉接下水牛出版社的境遇一般,這家書店,又是另一個機緣與意外的故事。

開幕前,整理藏書中的水牛書店一景╱趙豫中攝

超乎想像的出版事業

二○一二年,羅文嘉從原來水牛出版社社長彭誠晃手中,接下了這個擁有四十七年歷史的老出版社。

羅文嘉坦言,接下水牛前,自己對這家出版社的認識,僅限於自己年輕時的閱讀記憶,對出版,更只有從作者端出發的簡單認識,但衝著彭老先生的邀請、出版社竟與自己同年的巧合,還有那種「哇,我可以有那麼多書,」的滿足感;單純的緣份,讓他一口答應接下,反而是到把庫存書陸續搬進新屋鄉祖厝時,他才意識到:「事情不妙了!」

細數作者、出版社、經銷商、通路四種關係,及進貨、退貨、折扣、定價等各種銷售條件,一腳踏進出版事業後,各種行內的「潛規則」都讓羅文嘉開了眼界,但他認為最不可思議的,還是退書這一項。

他苦笑說,大部分產業商品售出就知道賺多少,但出版社大概是唯一東西賣出去,卻無法確定到底是否賺錢的產業,「半年後才知道原來只賣出一○%,九○%都退回來……,實在充滿太多風險與不可預測性,」而讀了這麼多年書,也是到了真正成了出版社老闆,他才知道這原來是個錙銖必較的微利生意,每賣出一本書,只能換得幾個銅板進帳。

「想來就覺得好卑微,現在哪有哪個行業還在用幾十塊來算?坦白講這些都是我以前不知道的!」雖然嘴上這麼說,但羅文嘉還是想做些不同的嘗試,而一間鄉間書店,就是他接下水牛之後最重要的計畫!

羅文嘉╱趙豫中攝

不賣書的書店

「接了水牛,又用房子當倉庫,既然有這麼多書,為什麼不乾脆開個書店,一圓小時候的夢?」沒想到,一個如此單純的想法,又讓羅文嘉掉進了另一個意外;開始籌備後,他才知道,原來之前鄉裡沒書店,其實也是有道理的!

他解釋,因為鄉下市場規模不夠大,書店必然不會有足夠的營業額支撐,沒有銷售的保證,自然也就無法取得經銷商的完整書籍供貨。原來,要在鄉下開一間綜合書店,其實也是個大難題!

「因為無解,那乾脆不要賣,」說到這裡,羅文嘉倒是很灑脫,反而規劃了社會企業的經營型態,除了閱讀之外,未來他還希望能夠在書店裡播放電影,讓素來沒有電影院的鄉間,能夠擁有更多休閒的選擇。

七萬本書、共八百八十種書目,再加上店頭一整排的書牆,羅文嘉的祖屋,現在已經成了一間不折不扣的書屋。對他來說,這場由一連串意外交織的旅程,其實也有不少驚喜。

仔細觀察報表,羅文嘉發現,水牛出版社的長銷實力十分驚人,有許多書籍甚至一連賣了二十多年,至今仍月月都有銷售,看著彷彿是見證台灣出版業發展史的長長書單,羅文嘉也有了復刻經典書目的念頭。可以推出電子書的書目,將加快腳步,儘速開始販售,以免再增加庫存負擔。

他表示,二○一三年上半年的第一要務就是把鄉間的小書店設立起來,等上軌道後,再來好好思考如何將水牛出版社兩百多種經典書目重新包裝、復刻上市。未來,他還希望能夠透過數位出版的方式,為出版市場開展更多元的小眾品味。到底水牛出版會在羅文嘉的手上開展出什麼樣的新生命?書店,不過是這趟意外之旅的第一步!

整理藏書中的水牛書店╱趙豫中攝

水牛文化電子書在Readmoo:https://readmoo.com/search/publisher/92

圖片說明:

  1. 水牛書店招牌╱趙豫中攝
  2. 開幕前,整理藏書中的水牛書店一景╱趙豫中攝
  3. 原本祖厝中的天井,也成了藏書庫╱趙豫中攝
  4. 書店裡的藏書,不少都是台灣各處寄來的愛心╱趙豫中攝
  5. 站在自己以前的房間,採訪時,羅文嘉還意外發現年輕時父親寫給自己的書信╱趙豫中攝
Share.